首页 >  土人新闻 >  公司新闻 >  正文

中国环境报:“反规划”之概念

2007-08-09 作者:台桂花 来源:中国环境报 浏览:11518次
  所谓“反规划”,是指景观设计师和规划师在城市建设发展计划确立之前,就通过识别和设计景观的生态、文化遗产以及休憩的基础结构,引导 和框限城市发展,即建立生态基础设施。这一设施保障着城市的生态和健康,保护人们的地域特色和文化身份,重建人与土地的精神联系。
 
  “济南为什么会发大水?”
 
  “滇池、太湖为什么会暴发蓝藻现象?”
 
  “这是因为人们把城市所依赖的生命系统破坏了。就像那些河流,本不应该被填埋,这些都是土地的血脉。整个生命系统被破坏,仅靠单一的、局部的动手术的方式不能解决问题。”
 
  近日,在为某地部分市长开设的培训班上,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美国哈佛大学设计学博士俞孔坚以这样的问答方式开始他的讲座。
 
  近年来,他一直在强调要系统地看待城市发展,要从资源环境角度出发,把不能建设的地区寻找出来,首先控制住这些地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研究某些地块的发展。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无法解决城市的根本问题。
 
  这些观点来自一个“反规划”的概念。目前,已经有一些地方开始运用“反规划”理论来设计城市的未来之路,例如浙江台州、深圳、菏泽、东营等地,他们力图以“反规划”理论来实现城市的和谐发展。
 
  实现由屠夫向兽医转变
 
  土地是活的,是生命的有机体,是城市的母亲。许多规划却将土地条块分割,造成其机体功能的丧失。在城市规划中,人们应该学会由屠夫向兽医的转变,屠夫屠宰生命,兽医诊治看病。土地的生态价值在诊治的过程中得到提升,才会实现更好的服务。
 
  “这是一张牛的切割图,屠夫把牛切成几十个部分,这些不同部位吃起来都会有不同的味道。我国城市目前的土地利用方式就是这样,按照牛的屠宰方式来划分。”
 
  对于这张图,大凡去过涮肉馆的人一般会看到过。俞孔坚将其拿来形容目前城市规划的现状。
 
  “如何看待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又如何对待我们的城市建设?”
 
  俞孔坚说,这种屠夫切割的方式必须得到改变。就像牛不仅仅被用来吃,还能被用来耕地一样,土地也不只具有盖房子的功能。对待土地和城市,人们需要一种伦理观和价值观。
 
  他认为,土地是活的生命的有机体,是城市的母亲。许多规划将土地条块分割,造成了其机体功能的丧失。在城市规划中,人们应该学会由屠夫向兽医的转变,屠夫屠宰生命,兽医诊治看病。土地的生态价值在诊治的过程中将得到提升,才会实现更好的服务。
 
  他以洪水为例,进行了解释。
 
  在黄河流域,曾经有1/3的地方都有河流在流淌,像菏泽、聊城等城市约有1/3的土地被用来蓄水,然而有关单位监测发现,2001年这些城市中的水面积就已经萎缩,有20%的水域被人为填埋做了建设用地。
 
  “正是这种为了单一的一个目标,去实现所谓的环境治理。结果却是让环境变得越来越糟糕。”原本这里有许多湿地,这些湿地系统发生涝灾的时候,可以像海绵一样将洪水蓄积起来,而天气干旱的时候,湿地的水又可以释放出来,涵养当地的水源。   
 
  俞孔坚认为,洪水不是灾害,应该把它当成资源,有效地进行利用,人类可以与洪水做朋友。浙江台州永宁公园就是这样一个关于河流生态恢复与重建的案例,通过自然的方式,改变过去的河流裁弯取直、水泥护堤工程,把一个以防洪为单一目的的硬化河道,用最经济的途径,恢复重建为充满生机的现代生态与文化游憩地。
 
  永宁公园于2003年5月正式建成开园,由于大量应用乡土植物,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公园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2004年夏天它虽然经历了25年来最严重的台风破坏,但也很快得到了恢复。
 
  生态基础设施确保生态服务
 
  “反规划”,就是要告诉土地的使用者不准做什么。城市建设首先应该规划和设计一个保障土地生命健康和安全的生态基础设施,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城市建设。
 
  所谓“反规划”,是指景观设计师和规划师应该在城市建设发展计划确立之前,就通过识别和设计景观的生态、文化遗产以及休憩的基础结构,引导和框限城市发展,即建立生态基础设施。这一设施保障着城市的生态和健康,保护人们的地域特色和文化身份,重建人与土地的精神联系。
 
  “关于‘反规划’,台州做得最系统。目前深圳等城市也在开展,台州为其他城市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反规划’正在为各个城市所接纳,因为它确实有用,确实能为改变城市的现状提供一种思路和方法。”
 
  俞孔坚说,“反规划”不是不规划,也不是反对规划,而是对我们以前以人口、性质、规模为出发的城市规划模式的一种反思。过去,我们忽视了城市所依赖的这片土地,往往把城市规划建立在一个不可预测的或者是没法准确预测的人口这一自变量上,使城市规划模式成为空中楼阁。这一概念对市长提出的要求是,市长不是决定城市要建什么,而是不建什么。城市建设首先应该规划和设计一个保障土地生命健康和安全的生态基础设施,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城市建设。
 
  俞孔坚认为,在城市生态基础设施建设中应该特别注意的是:维护和强化整体山水格局的连续性;保护和建立多样化的乡土生境系统;维护和恢复河道及滨水地带的自然形态;保护和恢复湿地系统;将城郊防护林体系与城市绿地系统相结合;建立非机动车绿色通道;建立绿色文化遗产廊道;开放专用绿地,完善城市绿地系统;溶解公园,使其成为城市的绿色基质;溶解城市,保护和利用高产农田作为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建立乡土植物苗圃。
 
  台州案例被认为是迄今国内最为完整的“反规划”案例。运用“反规划”途径,台州首先进行了不建设区域的规划,以保障大地生命系统的安全和健康。如同城市的市政基础设施保障居民得到社会经济服务一样,区域和城市的生态基础设施将保障城市居民能够持续获得生态服务。
 
  “像人类一样,动物也应该不时地走走亲戚”。在台州的案例中,生态休憩等绿色网格的设立,使城市完全进入了绿色网格时代。“这片绿色网格构成了台州市的生态基础设施,这个格局,就像人的骨架一样,它是未来城市生态安全的保障。今后城市的发展,就将在这些网格中开始,这些是不允许随意改动的。”指着台州市的生态规划图,俞孔坚对记者说。
 
  就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一样,台州的“反规划”实践还将经受更长时间的考验。台州的生态规划图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充满生机的前景,我们祝福这个城市,以及那些已经进行或者准备开展“反规划”实践的城市一路走好。时间将会给我们带来最好的证明。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看不清,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