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土人新闻 >  媒体报道 >  正文

凤凰网:北大教授俞孔坚-城市减排应坚持自然优先的规划理念

2020-12-23 来源:凤凰网

     在技术层面要怎样设计才能让城市更好地减少碳排放,从而解决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我们该如何让城市变得更智慧?


     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教授俞孔坚在凤凰卫视和凤凰网主办的“与世界对话·太平洋未来论坛2020”上提到,从空间规划上看,中国要避免像美国那样城市无限蔓延,尽量减少交通,并避免在洪泛区、滨海区建城市;从设计层面看,要坚持自然优先,加强绿色基础设施。此外,减排还需要改变人类的行为方式。 



      以下为发言实录。 


      俞孔坚:全世界有超过50%的人住在城市,中国已经超过60%。它是碳排放的主要贡献者,又是碳排放导致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受害者。并且你可以看到我们现在不少城市是高风险区域,中国沿海几乎所有城市如果在持续气候变化影响下,都可能要遭受淹没的风险。


      我们现在频繁发生的风暴潮、涝灾、洪灾,还有城市的热岛效应,也是因为温室效应造成的城市不适合人类居住。


      所以城市要解决这些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是城市能够为减缓碳排放做出贡献,二是城市必须适应全球气候变化下的这么多自然的灾害 - 干旱、洪涝、高温,并做出对应措施。所谓在行动层面上城市是人类最好的抓手,因为他这里人最集中,面对的问题也最集中。


      首先第一个层面要做的就是规划,城市不能无限制地蔓延,不能像美国那样,实际美国给我们好多经验教训,它的城市是无限制蔓延的,在汽车轮子上的城市,光是汽车消耗能源就达到40%-50%,这个数量是相当巨大的。


      中国第一要做的就是避免像美国那样的城市蔓延,中国现在特别强调紧凑型城市,并要划定生态红线,我们要划三条红线,一条城市建设的边际线,第二条耕地的保护线,第三条所谓的生态底线。城市必须要紧凑、节约用地,这样可以减少交通,减少交通就减少碳排放,所以就变成一个可以行走的社区,而不是依赖汽车的社区。这是第一个,空间上的规划。


      空间规划还有一个涉及的问题就是人跟自然的关系问题,洪水发生在什么地方呢?洪水发生在人跟水有冲突的地方,洪水可以随时发生,但是一旦城市建在了洪泛区,城市受到洪水的灾害就会发生。所以中国过去每年发生的洪水造成的损失相当于我们的GDP的2%,而我们每年在抗洪、修大坝、防洪的投资大概是2千亿人民币左右,有的年份更多,有的年份更少。


      这些都是意味着我们的规划必须建立人跟自然一个和谐的城市,在不该建城的地方不要去建。比如我们说的洪泛区、滨海区都要避免去建城市,因为这些地方迟早会被淹掉,而且建在这个地方我们需要耗费更多的水泥、更多的钢材去做防洪设施。而中国的水泥消耗占了世界的50%甚至60%,每年耗掉世界50%以上的水泥,水泥会释放大量的碳排放而水泥并不是可持续的,它可能20年就坏了,所以这是一个方面。


      解决城市问题、应对气候变化上第一个就要在规划尺度上,在国土的空间规划上规划一个适合人居住的安全城市,避免与自然冲突。



      第一个层面要解决的是规划层面,规划在哪个地方干什么事儿,在哪个地方不干什么事儿。我们最早提出的逆向规划,中国政府这么几年来,习主席倡导生态优先自然优先、基于自然的规划,这个是改变了原有的发展优先、建设优先的规划,现在是自然优先的,第一是避免了更多的碳排放,减少了由于全球气候变化给城市的冲击。


      第二个层面就是城市的设计,城市的设计涉及到建筑涉及到基础设施、涉及到道路和管网。这样的基础设施过去要耗掉大量工业建设,所谓的灰色基础设施,灰色基础设施利用大量的水泥、钢材、管道,就是没有生命的基础设施去解决我们城市的防洪、排涝、交通、通信等等问题。


      现在我们提出来要建立一个生态基础设施,或者叫绿色基础设施,它是基于自然的。比如首先城市要保留好湿地,城市要建立河流廊道系统。


      城市住建部在做城市双修,城市要修复、修补。我们在三亚、海口进行大量红树林生态修复,河流的生态修复把钢筋、水泥,水泥去硬化,去灰色化。因为我们现在大量的碳排放,无度的使用工业技术,而忽略了我们自然的智慧。自然有自然的服务,自然有自然的系统、生态系统本身具有调解雨涝的功能,自然系统本身有承载生命的功能,生物的多样性,各种生命有完整的生命系统,它才能最高效的适应气候,最高效的减少碳排放,同时最高效固碳并创造优美的环境。


      过去中国在这方面做了巨大的努力,就是建立绿色基础设施。当然我们现在还在讨论尽量的不用灰色基础设施,尽量的让我们的防洪、大坝、河道、河渠去硬化、去水泥化让它进行自然修复,例如利用红树林可以更好的修固我们的海岸线,因为它更具有韧性。


      我们的河道应该蜿蜒曲折而不是修大坝,要使自然发挥自我调解功能,这是第二个城市设计可以通过自然生态修复气候变化。



     第三,城市通过改变人类行为方式解决碳排放,比如少用一次性的塑料盒子,少点快餐,比如少用包装,比如出行要骑自行车,使用我们的绿道系统。现在全国都在搞绿道系统,我们在唐山建立了一个所谓的超级绿道,20公里左右没有任何的阻挠,人可以步行。我们现在在给西安建设305公里的绿色廊道,你在这个廊道可以骑自行车、步行,不用担心汽车,既减排又健康又节能环保,等等。


     也就是说城市实际上既是碳排放的贡献者,也是未来减排的最大的贡献者,同时它既是全球气候变化的最大的受害者,当然也必将是未来最强有力解决问题的行动者。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中美从来不应该是敌对关系,所以说我们必须共同解决问题,把这个地球建的更美好,而且我认为只要想到这个地球,尤其是每个人,不光是政府,要在每个人的层面上达成共识,所谓全球的视野、地方的行动,我认为中美两国尤其在学术界、在企业界,无论政府层面有多大的分歧,民间都应该为解决你门前的那点事情做出贡献,只要每个人都在全球气候变化、减少排放方面做出贡献,这个地球就会更加美好。


文章来源:凤凰网

原文链接:http://news.ifeng.com/c/82Phn35FjDQ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看不清,请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