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土人理念 >  论文 >  正文

从田园到高科技园——“园”的含意

2010-02-02 作者:俞孔坚 来源:中国园林2000(8):37-41
摘要:
从自然与工作、生活及娱乐的关系发展历程着手,探讨了从田园到花园、公园;从工业园到田园城市、花园郊区以及从边 缘城市到高科技园的景观演绎过程,认识一下“园”的深层含意,从而也是以“园”为重要对象的园林学科的广泛含意。
关键词:
公园     景观     园林理论     园林史     科技园    

文献来源:俞孔坚.从田园到高科技园园的涵义(之二)[J].中国园林2000(8):37-41;俞孔坚.从田园到高科技园园的涵义(之二)[J].中国园林2000(8):37-41


ABSTRACT Based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nature、working、living and playing, this paper discussed the evolutionary process of landscapes and landscape ideology——from farm gardens to gardens and parks, from industrial parks to garden cities and garden suburbs,and from edge cities to high—tech parks.This discussion may reveal the meanings of parks and therefore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profession of landscape architecture that considers park design and management as one of the major fields.

KEY WORDS Parks; science parks; landscape architecture theory; landscape history


  曾几何时,人们开始将一些并不令人十分喜欢的工作或生产场所冠以一个自然的、充满浪漫色彩的、作为世间天堂和休闲场所的“园”(Park)字,从而产生了工业园 (industrial Park)、企业园(Corporate Park)、商务园 (Business park)、办公园(Office Park)以及科学园(Science Park)。尽管这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发展商在极力美化其项目,使其更具有魅力,从而更具有商业价值,但它至少还有 两层含意值得我们去挖掘。 


  其一,设想在一个充满自然的“园”中工作本身说明了人们的一种美好的追求,一种人所向往的趋势;


  其二,现代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高科技园区或办公园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这种在“天堂中工作和生活”的理想。  


  作为一种理论的探讨,我们将从园,即自然或人化的自然,与工作、生活及娱乐的关系发展历程着手,认识一下现代科技园和企业园的深层含意。从而也是“园”本身的含义,和以“园”为重要对象的园林设计学科的含义。  我们尽可以把人与自然的关系一直推溯到猿猴时代的丛林生活,和猿人时代的疏林—草原及穴居生态经验(Orians,1986.俞孔坚,1998)。这些经验是形成人类环境认知和环境理想的最底层的积淀。作者把这种积淀下形成的人的理想景观结构称为生物基因上的图式。而“园”作为在人类意识支配下的人工化的自然景观,其更直接的原型则是田园景观。田园的生活,向来为权贵和雅土们所向往,由田园发展到花园、公园,再到花园城市,再到产业园、高科技企业园等,是社会经济的发展历程和人们的社区活动及生 活方式打在大地景观上的烙印。   


1、 田园:溶自然、生产、生活和娱乐为一体的原始模式


  不管从什么时候开始,从猎采过渡到定居生活为特征的畜牧和耕作,是一场革命,史学家称其为农业革命。于是,田园便随之产生,这种田园景观中最基本的要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田园的主体是农民(或牧民),他们主要靠人力和畜力生产,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简单劳作,他们依赖于这块有限的土地,在满足神与君主的税量之后养育家人。在田园,他们选择一块安全而健康的地方,集居而形成村落,并世代传承,与他们劳作的土地相依为命。  


  第二、田园景观本身的主导功能是生产,种植食物、纤维和薪炭,牧养牲畜的过程体现在整个田园景观中。农民们垦田种植,挖渎排灌,掘塘蓄水,垒墙护士。欧洲的牧人们挖漕或植篱笆以圈牛羊,养育林丛以供薪炭。由于种养殖的对象的不同便导致了景观的差异,这便直接影响到以后各个文化圈的园林风格的差异。如意大利山地的葡萄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文艺复兴时代意大利台地园的原型:中国桃花源式盆地田园景观则可以被认为是中国山水园林 的一个原型;而对以后的公园和产业园具有更直接影响的英国自然风景园,则更明显的是英国乡间牧场的演变。  


  第三、自然与生产、生活及娱乐的原始结合,生产不但成为田园景观的功能指向,在田园中的生活和娱乐实际上都尚未完全从生产过程中分离出来,因此,“田园生活”,实质上是以田园的生产为主导过程和母体的生活、娱乐的综合。当苏格兰高地上的两位牧羊人在看护羊群的时候,以木棍推击石块为游戏,这便有了高尔夫的休闲运动;而当在家宅的菜园里除了培植蔬菜瓜果外,还夹种几株用于观赏的花木时,园艺作为一种休闲便出现了;村民们在共同收获入库时,欢乐和歌舞便由此而生;当邻村的牧牛男女邂逅于同一片丰润的草泽之中时,交流和生活更从此开始。  


  溶自然与生产、生活和娱乐为一体的“田园生活”一直为农业时代的文人雅士们所赞美,也为工业时代的人们所向往,只因他们不是“桃花源中人”。农人们的干辛万苦,大自然的刻 薄无情是田园外的人们所未尝体验的。农人们在与自然力的不断较量、探试过程中,懂得了如何去回避自然的暴躁,又如何享受大自然的温存,把经验刻写在大地之上。它展示给田园外的人们一种和谐的格式——一种体现人对自然依存关系和人对自然的适应过程的格式,唤起人们的一种归属感,并使人认识到其在天地、宇宙间的定位。与站在城市高层俯看高楼林立之时的崇高感,站在市政大厅前平视几何式广场及景观轴线时的自我为中心的自豪感以及当迷途于沙漠中、大海上或 是丛林中的卑怯和恐怖感相比,田园景观所给人的则是一种人在大自然面前的不卑不亢感受,是一种亲切和宜人的感受。  


  实际上田园包含了未来城市发展和理想城市模式的所有元素,只不过它们的功能发生了改变,由生产功能,转为非生产性的环境保护、休闲、娱乐等功能。田园中村民共赏的水域、河流和公共活动场所,乃至虽为私人归属却无论在视觉上和功能上都有开放性的田地、牧场本身,是城市公园的原型(Jackson,1984)。宅前屋后的菜园是贵族别墅花园的原型,也是20世纪郊区化后独家住宅的前后院的原型。欧洲牧场中的薪炭林以及中国农田中常见的用以保护生产、生活环境的风水林、风水山,实际上是城郊保护地的原型。  


  从某种意义上讲,田园也正是工业时代初期霍华德 (Ebenezer Howard)“田园城市”(Garden City)模式的原型。   


2、 院子、花园和宫苑:自然及其功能的新组台   


  当种植不是为了生产而是为了美,耕作不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娱乐时,花园便产生了。当然,首先拥有花园的是农业时代的少数王公贵族以及神权的拥有者们,因为他们可以不劳而获,将少数剩余价值控制在自己手里,身居城市或城外别墅。接着,到了工业化时代的后期,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和郊区化的进程,西方中产阶级也有了带花园的独立家居。这些郊区独立家居尽管与贵族的豪宅的规模与档次比较相距甚远,却同样有了一片为美而种植和为娱乐而耕作的前院和后院,一个微型的、美与休闲的田园。


  花园和房子相结合成为人居环境中的一种最为重要的景观,它在人的尺度上,界定了个体的人与日常行为与自然景观的关系。在这里,人们渡过了大部分户外生活,也正是这里,房子和户外相交融,建筑与景观设计专业相交叠。在欧洲,花园是指建筑周围的全部私有空间,在美国房子周围的空间叫院子(Yar6),在中国则因为四合院的布局,户外空间多半在建筑围合的中间,因而叫庭院,而贵族则有后花园。花园主要的功能是它与住家相联系的休闲和娱乐;但它也是园主人其他活动的场所,包括作为非农业生产的场所和办公的场所,它们都对理解后来高科技企业园的形成有一定的意义。  


2.1 院子(Yard)   

  中国文化中的庭院及美国文化中的院子,都不完全等同于花园,如果比较一个独立家居的三个概念,即地块、院子和花园的话,那么地块意味着地产,院子则意味着一个围合的,具有于某种功能的场所,而花园则意味着照料、投入、 观看和欣赏(Groth 1990),这三者构成了一个照料的等级层次,美国人拥有私人地产,并在其上围筑了院子,而在院子中装点花园(Girling and Helphand l994)。院子和花园是 美国人投注时间、精力和金钱的一个重要场所;是体现对自然的关爱的重要场所。  


  庭院和院子也是娱乐与体育和家庭生活的重要场所;是儿童游戏玩耍的天堂。最简单的是沙坑和塑料玩具,大的院子则可以有网球场、篮球场、泳池、秋千。对成年人来说,后院是厨房和会客室延伸。因而,后院往往置以桌、椅及遮阳伞等各种家具及烧烤炉。这就使后院不但是综合的家庭娱乐、休闲场所,也是为亲朋聚会、交流的非正式场所。  


  而更有意思的是,院子和车库结合,却是美国文化中的一个创新与发明的戏剧性场所,包括王安电脑和惠普公司的诞生。在加州Palo Alto的Addison Avenue 367号的车库和院子甚至被正式认定是硅谷的发源地。1939年,在这里William R.Hewlett和Oavid Packard成立了HP公司并发明了公司的第一个产品(Winslow,1995)。院子在美国高科技企业上的这些故事,不得不使我们对其另眼看待,至少院子的以下几个特点可以被认为对发明创新提供了良好的条件。


  第一、它是一个围合的、私人的空间,安静,不被打扰,是一个思考和研制的极佳场所。  


  第二、它是一个非正式的工作间和交流场所,它与车库 结合时,各种不登大雅之堂的零器件、工具都尽可以在此堆 放,是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的操作空间。朋友们也可以在此更开放、自由地交流,而不必顾及把地毯弄脏,把家具弄乱。  


  第三、与大办公室相比,这里与自然更接近。尤其是在加州,阳光、蓝天、微风,使院子可以成为一个高效的工作场所。  


  正是院子的私密性、非正式性、与自然的接近,使其成 为一个良好的创新环境,这一特质在高科技园的设计中应该得到继承。实际上,从硅谷的企业园景观中,人们的确也能看到其与院子之间的渊缘关系。  


  实际上,我们可以认为美国院子的每种功能,一旦社会化之后,便形成了同样具有美国特色的主题性场所。如将娱乐场所社会化,便有了类似迪斯尼这样的大型游乐园;把其体育功能社会化,便有了大型体育运动中心;把其儿童游娱部分社会化,则有了公共场所的儿童活动场;当然我们也可以不完全恰当地说,后院和车库的操作性的放大,正是后来科技园的工作和研究场所,这种比拟尽管有些牵强,但在解剖和认识高科技企业园的构成和氛围时,是十分有意义的。  


2.2花园(Garden)   

  如果我们把院子定义为以功能性、体育性、娱乐性及家庭生活的户外延伸作为主要特征的私家户外空间的话,花园则可以更狭义地定义为以审美和休闲为主要功能的户外场所。花园是一种理想化的景观,是文化与自然的交 流场所。它是人们社会与文化价值观的反映。它是人们抒发理想、畅想未来、获得灵感的场所。是纯真的、理想的自然。从这个意义上讲,花园的最基本元素应该是自然的。植 物、岩石、地形、水和其他生命,这是永恒的主调,是人对自 然的天生的依赖和对生物的热爱的表现。 但花园又是人工的,是一种艺术。花园的一个最具魅力的含意是再造的天堂,再造的自然。是一个能满足人的一切欲望的,任凭人的想象所能创造的最美的地方。在西方它是一个伊甸园的再现;在东方,它是桃花源和蓬莱仙境在凡界, 是须弥世界。因而,它在不同文化,不同时代和社会背景下, 在不同的设计师的笔下,会有非常不同的形式和风格,它们都会唤起欣赏者不同的、丰富的景观体验。中国传统山水园的曲折幽深,情深意长;日本枯山水所引发的禅思和哲理;英国自然风景园的惬意和浪漫;法国雷诺特花园强烈的秩序感和纪念性;伊斯兰花园的圣洁和庄重等。这些不同文化的传统造园风格都为现代景观设计提供了丰富的语言宝库。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景观的享用者、景观的设计原则 和理论、景观的材料及方法都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俞孔坚, 1998)。现代高科技企业园的设计也应有其时代的特色。   


3、官苑、官邸:开办公与自然结合之先河   


  首先把办公和自然或花园结合在一起的景观综合体当局宫苑,其次是各级政府的衙署、官邱。关于古代王官与花园结合在一起的历史似乎可以推溯至3000多年前的埃及王宫,公元2000多年前古代巴比伦王国的空中花园,2000多 年前中国秦汉的帝王宫苑等。但一般情况下,在古代作为国王办公、行使朝政的庄严宫殿与作为休闲娱乐的花园之间 是有相当明确的界限的。在西方直到文艺复兴之前,城堡那高大、坚固的城墙在抵御敌人的同时,也隔绝了与大自然的 交流。中国宫城的防御性结构则有过之而无不及。实际上,即 使在文艺复兴初期的意大利,别墅建筑尚带着中世纪城堡式的外观,而直到15世纪左右,开敞式的文艺复兴建筑风格才流行起来(针之谷钟吉,1991),并继而影响到欧洲各国。因而才有了17世纪雷诺式的宫苑,其典型代表就是巴黎郊外的凡尔赛——一个将办公、生活、休闲溶于自然的理想景观。它以宫殿为起点,更确切的说是以国王路易十四的卧室、办公室、舞厅和餐厅为圆点,通过水、植物和铺装的处理,创造 出一条条向外辐射的景观走廊,和一个个富有情趣的结点。从近处几何式的模纹花台、建筑化的植篱,到远处自然的森 林和田园,绿色与图案尽展眼底。在这里,宫殿已没有城堡式的外墙,而是将窗户向花园敞开,就连界定整个宫苑的43km长的园墙,也被隐没于宫苑外围的森林之中。  


  18世纪,美国首都华盛顿沿用了雷诺式宫苑的模式,成为总统及国会行政办公的整体环境。这一模式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成为风行于美国各大城市的城市美化运动(City Beautiful movement)的一个基本模式Wilson,1989:俞孔坚,吉庆萍,2000)。特别是在各大城市的市政办公中心,几何对称的布局,放射形的景观走廊,敞向大草地的行政楼以及喷泉、水池,成为一时流行的典型景观。  


  这种来源于宫苑的市政中心设计模式一直传到美国在亚洲的势力领地,英国人的殖民地如新德里、内罗毕等,也随美国的景观设计师传到了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最后又回到了独裁统治时代的欧洲,而成为希特勒以及墨索里尼建设其行政中心的理想模式(Hall,1997).   


  在中国将朝政场所置于自然之中的宫苑景观可以追溯 很早(周维权,1990),到了清代则到了高潮。几乎与法国路易十四王朝同时代的顺治和康熙大帝以及以后诸皇帝,都不愿意终年在高墙深院、毫无自然生气的紫禁城办公,而在北京西郊大肆营建宫苑,最终将用于朝政的宫殿搬到了圆明园与颐和园,使朝政办公与花园之山水、动植物融为一体。尽管在这里宫殿部分仍是四合院的形式,中国的皇帝们尚没有像路易十四那样向自然敞开窗户,但宫和园毕竟已近在咫尺,宫殿实质上更多的是一种礼仪性场所,而与大臣们商议政事、批阅奏章之事,已大可在优美的环境中进行了。  


  皇帝如此,各级官僚、贵族也自然效仿,只是规模及奢华壮观程度略有逊色而已,而这种逊色也仅仅因为皇帝的至高无上,臣子们不敢借越罢了。无论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郊外官邸别墅,还是以后法国贵族们的雷诺式园林,乃 至中国各级州府衙门。尽管东西方在建筑风格、布局形式上的差异,或者君臣之间宫苑、邱府在规模和华丽程度上的差异,在本质上,将宫、堂和苑相结合,使办公在优美的自然环境中进行,则是一种追求并实现了的目标。而皇帝、贵族们的办公环境理想,同样也可以在拥有相当权力和财力的工业时代和现代的新权贵们中实现。  


4 公园(Park):将自然引入居住与工作的城市


  公园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贵族花园的大众化和被引入城市的一片田园。它给人的印象是英国田园牧场风光的缓坡草地和树林。它的主要功能是为广大市民提供一个身心再生的场所,因此休闲、体育、改善生态和视觉环境成为 最主要的功能。专项规划建设的现代公园是19世纪工业革命和城市化的产物。随着工业化的推进,19世纪下半叶,大批农村人口涌入城市,成为工人和“城里人”。农业时代作为贵族的居住和休闲的城市很快就变成了工业生产的基地。拥挤 肮脏和严重的工业污染随之跟进,使城市成为一个可怕、黑暗的贫民窟。贵族们当然可以逃避到他们的乡间别墅,而广 大市民则远离田园和自然,只能在黑暗中挣扎,身心健康得不到保障。公园被作为与生产基地的工厂和作为生活区的拥挤不堪的贫民窟完全不同,而且是将景观引入城市中。对于广大市民来说,公园就是天堂、是肮脏与丑陋的反义词。是引入城市钢筋水泥丛林中的一片田园、一片自然,是一剂医治城市病的灵丹妙药,是城市景观的一支镇定剂,在拥挤不堪, 不断蔓延的城市中创造一块可以让人大口的呼吸、舒展四 肢、放眼四望的空间。因此,公园被当作城市中绿色的“肺”。同时,它对改善社会条件,提高道德水平都起到积极的作用。 


  在西方,城市公园的形成基本上可以认为有两个源头,分别来自于田园和花园。第一个源头是乡村的公共绿地 (Common,Green),它是欧洲传统乡村田园中村民共享的林地、草场和水体,甚至是一些青年人乐于光顾、却并无风景的村边空地(Girlirg and Helphand,19943Jackson,1984,)。这种公共绿地概念传到美洲以后就成为放牧场所、市场和公 共活动场,如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心绿地在建都后的很长一 段时间内就是放牧地,美国麻省的哈佛校园及现在的剑桥公园也是如此。它们最终演化为社区的中心,被教堂、会堂以 及后来的客栈、旅舍所占用。继而,这种公共场所便成为道路交叉点和商业中心。尽管其原本是功利性的,但这些地方往 往成为绿化和美化的重点。人们对于这种公共绿地的偏爱和向往,在一个方面反映了在社区关系日益衰弱时代,人们对公共交流空间的期望。这种乡间的活动中心与后来的城 市公共广场有更为接近的亲缘关系,同时也是城市公共绿地,乃至公园的一个重要源头。在纽约中央公园建成之前,这 些路口的街头公共空间是市民们主要的户外活动休闲场所。  


  公园的另一个更为直接的源头是公共花园(Public Garden),或称为“人民的花园”,即把权贵们独享的休闲景观平民化、民主化。这种原始的公园在形式上完全是花园。 它们精雕细刻,饰以各种雕塑小品、喷泉、水池、奇花异卉, 而对植物空间的设计则考虑很少。这些公共花园主要用于被动的休闲和观赏,诸如散步、露餐以及举办一些公共及文化性活动,包括小型的园艺展览、表演、音乐会等。公共 花园的纯休闲、审美功能,使之与城市公共广场的商业性分道扬镳。但公共花园对于迅速膨胀的城市来说,有两个 方面明显不足:其一是规模尚不够大,身处其中,并没有一 种远离城市环境的感觉,园外的汽车声、噪音和城市的怪 味仍挥之不去。其二,大多数公共花园实质上是观赏园艺 为主导的娱乐园,并充斥着喷水、骑乘、零售、户外家具等 等,因而缺乏一个安静的空间,而这种空间正是身心再生 所最为需要的。  


  比起早期的公共花园来说,为死人设计的墓园反而更 加舒适、宜人。因而,美国早期的郊外墓园比公园更早地成为人们寻求清新与休闲自然环境的场所,墓园在没有完全被墓穴占满时,良好的绿化使之看上去像一个大型的乡问庄园。墓园的清静、自然气氛及其受欢迎的状况,后来成为公园景观设计的一个来源。当时专业人士提出质疑:既然我们能为死者创造这种美妙绝伦的公园,那么,为活人设计的公园又在何处(Pregilland V01kman,1993)?    


  公园代表着一种社会理想--即把公共的空间作为各个阶层、不同人种、不同地位人的聚会场所。公园是对工业革命及城市化进程中人与自然日益疏远的趋势的一种对抗和反应。总起来讲,公园有以下几大特点:  


  第一、公园是与生产和生活场所相分离的综合性休闲、 娱乐场所。由于公园是一种针对城市人口恶性膨胀,城市迅 速扩张下产生的被动的反应和城市改良措施,因此,它一开始并不是作为城市的有机组分来设计的,更不是市民居住 和工作场所的有机部分,而是与市民的日常生活环境、日常的工作场所相分离的景观。这在纽约中央公园,一个由美国景观设计师之父欧姆斯特德(Olmsted)设计的、第一个大型城市公园中可以看得非常明显。这个占地850英亩的公园, 呈严格的方型地块,而且尚有园墙围合。公园内部与外部的城市几乎毫无关系,完全把肮脏与混乱的城市排斥在外,而圈起了一块有别于市民的日常工作和生活的天堂。只有在周末,大部分市民才有可能乘车来此休闲和娱乐,逛公园乃 是一般市民的一种专门的安排。 


  即使后来,公园打开了围墙,并在城市中形成了绿地系统,(如波斯顿的蓝宝石项链),使城市公园和绿地成为城市更为有机的部分,但公园仍然是一类与城市商业用地、居住用地和工业用地相分离的独立的土地利用类型。直到城市美化运动和稍后的田园城市运动和居住的郊区化,公园才再次与公共建筑,特别是市政办公建筑以及社区生活相结合。随后,公园的综合性功能也开始分化,成为主题娱乐园、体育公园、植物园、动物园、儿童游乐园等。而剩下了一个更 为纯粹的绿地空间,为未来的艺术创作和将公园与其他功能性景观相结合创造了条件。  


  第二、公园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劳动大众,而不是贵族。  


  从形式上讲,它是从贵族专享和特权中解放出来的一种景观。因此,公园的目的是为大众创造一种宁静、休闲的场所。 不同阶层、不同背景的人都可以在那里放松、交往,并培育 一种社区感和互助合作的精神。因此它既反映大众的价值 观,同时它又起到教育、升华社会道德的作用,因而推进文明进程(Walker and Simo,1994)。  


  公园所提供的服务正是19世纪的市民们所最需要的: 一个欣赏自然美景的地方,一个家人及亲朋好友相约而聚会的户外场所,一个夏天可以打网球、冬天可以滑冰的地 方。这些功能在美国郊区化的独立家屋出现之前,几乎是城 市其他地方都不能提供的。公园在稳定和组织社会、改善市民的生活质量、增进他们的身心健康、改善物质和社会环境 都起过,而且仍在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随着公园作为体育和娱乐功能的退化,而生态环境 功能的强化,公园在西方国家却往往成为社会治安的死角, 而变成为酒鬼和无家可归者的天堂和犯罪的理想场所。   


5、 从工业村到田园城市:追求自然、工作及生活和谐的尝试   


  面对工业革命和城市化,公园的倡导者们是把一片田园带入城市,来改善城市的物质环境和社会状况。而一条完全相反的对策,是将城市分散,把工人带回到田园之中,最终发展了所谓的田园城市(Garden City, Howard, 1965),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工业园 (Industrial Park)的早期尝试和将生产-生活和娱乐重新结合的努力。   


5.1工业村:企业园的原始模式  

  英国作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也是最早体验工业革命带来的城市灾难的地方,因而也是最早在改善居住及生产环境方面做出尝试的国家(Newton, 1971; Hall, 1997; Pregill, and Volkman, 1993)。社会主义先驱罗伯特.欧文(Robert Owen),是最早体察工人在拥挤不堪的城市贫民窟中生活,和在恶劣的工厂环境下工作之苦的纺织企业家。欧文相信,环境对人的性格和心情有重要的影响,并相信,改善环境对工人会产生积极的作用,转而提高生产力。为实现他的社会和环境理想,欧文于1813年与原合作伙伴分手,而独立成立了公司。除了改善工厂管理以外,他主张成立占有一定土地面积的工作社区(Working Community),并将规模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这一思想比哈瓦德倡导的田园城市运动设想早了近一个世纪。他甚至于明确提出在工人模范村中如何来布局建筑,将工人公寓连接起来,四周绿地环绕,中间是社区的公共服务设施。欧文的超前设想,并没有得到同时代唯利是图的企业家们的认同。因而,他于1825年转移到美国,以图实现其理想。他在印第安那州买下一整个镇,将其重新命名为"新和谐"(New Harmony),这充分体现了欧文试图建立一个人与自然、工作与生活真正和谐的理想世界。但遗憾的是他的投入以失败而告终。当时的投机分子们利用了他的康慨和想想主义行为,使他财产消耗贻尽,不得不于1828年放弃计划,在困感中于1858年逝去(Newman, 1971)。  


  追求新和谐的另一个具有先锋是Titus Salt公爵,1853年,他在约克郡 (Yorkshire)为其织衣厂的工人们建立了工人新村。这被认为是第一个建成的,与其大工业相联系的工人模范社区,这也是一些企业家试图将工人从拥挤城市迁移出去的明智之举的较早的例证。而对推动工业村(Industrial Town,Industrial Village)建设具有深远影响的是英国伯明汉的 George Cadbury。1879年,Cadbury与其兄弟放弃了其在城市中心的功克力工厂,在城外的乡间另建新厂,厂址离伯明汉市中心有四英里之遥,紧临铁路,并依傍一条小溪,名之曰Bournville。除了工厂以外,在附近还建了20栋小住宅,以供上班工人值班之用,场地十分优美,缓缓起伏的地势,森林茂密,有充足的发展余地,道路、铁路和水路交通都很方便。直到1893年,工业村又扩展了120英亩,到1900年Bournville发展到330英亩,313座房子,每套住房都有花园,并有许多公共空间。从那时看来,如此低密度是绝无仅有的。工业村有自己的商店、学校、工艺廊、艺术厅、公园、娱乐场所、儿童游嬉场、工人大学。工业村有一块公共绿地,四周分布着商店和各类公共设施,成了一个"花园村"。  几乎于此同时,1887年,肥皂生产商Lever兄弟在离Birkenhead5英里和离利伍浦(Liverpool)7英里的郊外开发兴建阳光港(Port Sunlight)工业村。他们购置了56英亩的土地,其中的24英亩用于厂房和办公用房,32英亩专门用于本工厂职工的居住。场地有许多沟渎溪谷。只可惜规划并没有充分利用原有地形营造环境,而是将它们填去,因此,规划过于死板。阳光港的功绩在于在处理公园和建筑时,使用了"大街区"的布局。建筑物都非常考究,建筑周围都有良好的绿化。15年之后,工业村扩大到230英亩,其中的140亩用于社区,Lever兄弟为建此工业村,不惜购置土地、建房、建学校、商店、公共设施、公园、花园、休闲娱乐设施及道路等,而以最低的价格,将房子租赁给职工。每套房子都有较大的花园,他们相信这样可以使职工们满意,从而会有利于提供工厂本身的生产效率。这是历史上的一个大飞跃,表明企业家开始认真考虑工人们的身心健康,并将理念付诸实施。    


5.2 田园城市:汽车时代之前的理想和谐模式  

  正当先驱企业家致力于改善工人的生活和生产环境,为追求生产、生活和自然的新和谐而尝试建立工业村时,年轻的伦敦人Ebenezer Howard则正在吸取各地试验的经验和营养,发展其为推行土地改革理想而作的"田园城市"理论,并于1898年以"明天:一条正真改革的和平之路"为题发表;1902年的第二版则改为"明天的田园城市"。这一小册子,最终被城镇规划者奉为经典,产生了预想不到的作用。  


  哈瓦德的理论的一个基本出发点,也是引起广范共鸣的一点是:"人们不应该流入已经拥挤不堪的城市了。这种人的流动,被他比喻为磁铁对细针的吸引力,"每个城市都可以被看作是一块磁铁,每个人是一个铁针,如此而论,我们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来形成比城市更大的吸引力,以更为健康和自然的方式重新分配人口(Howard, 1965)。他用三块磁铁来说明这种情况,即:城市、乡村和城-乡一体。城市和乡村都各有优劣势。这意味着人类社会和自然之美应该同时存在,这两种磁性应该联姻,这种幸福的婚姻会产生一种新的希望:一个新的生命,一个新的文明。哈瓦德的书正是展示了一条实现这种革命性的城-乡谛姻之路的第一步,这种联姻便是田园城市(Garden City),它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特点:  


  (1) 城-乡一体:将城乡联姻形成第三块磁铁,目的是将乡村的优美和城市的优点结合在一起;一个人口密集的中心,被外围更大面积的农业区域所包围和限定,使农民能很方便地进入城市市场,而城市居民则能很方便地获得田园之乐。这不是在乡野中的一个镇,更不是一个花园郊区(Garden Suburb),而是一个城乡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有机体,一个永久的婚姻。  


  (2) 交通:田园城市必须有方便的铁路交通。  


  (3) 规模限制:总面积为6000英亩,而且在田园城市建成之前,是一个纯农业地区,其土地可以在市场上获得。其中的1000英亩用于3万人居住的镇,另外5000英亩用于2千人居住的乡村。农业区是用以控制城镇扩张的缓冲带。  


  (4) 土地以信托方式保护:为了防止土地炒作,以保障社区拥有土地增长的价值,全部6千英亩土地,都以社区内德高望重的绅士名义在托拉斯托管,土地只租赁给使用者,而非出售。所以,社区永远拥有土地,从而避免了地主的地价炒作。  


  (5) 规划控制:在托拉斯控制下的土地,由市政部门严格进行建设前的规划,包括控制建设的密度、形式,需要者根据要求进行建设。  


  (6) 分区:根据规划,镇区分为6个相同面积的区,每个区有5000人口,一所公共学校,并且自身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镇"。  


  (7) 低密度:住居在田园城市里的全体人们,不光是其中的富有者,都有开阔的空间来建立自己的家。在此舒展的空间里,道路宽敞,阳光充足,空气自由流通,树木、花草茁壮生长,给城镇一个近乎自然的环境。镇中还有足够的空间来布局公共设施,包括市政厅、图书馆、博物馆、艺术展厅、音乐厅、医院、学校、教堂、游泳池、市场等。在镇的中心是一个145英亩的公园,内设有各种娱乐休闲设施,使居民们都能方便享用。这样的田园城市犹如美妙的天堂。  


  (8) 工厂就业:田园城市理想的一个基本出发点是将工人从过分拥挤的城市中迁出来。因此在田园城市的外围是工厂、仓储、牛奶场、市场、煤场、木材加工厂等等。所有能量的来源是电力,因此,空气污染可以减少,工厂最好由市政府运营,也允许私人兴办和管理。  


  (9) 镇的扩散:因为每个镇在空间和人口上都是有限定的,因此,当超过这个限定而达到32000人时,就需要建立一个新的镇,新镇必须在旧镇的田园隔离带以外更远,从而使新镇也有自己的田园缓冲区。这种扩散方式意味着经过一段时间后,将形成一个围绕中心城市的城市群。这就是所谓的城市群落(Social Cities)。这实际上是卫星城市概念的先导,这样才真正实现了城乡一体化的大格局,即第三个磁铁。这9个部分构成了哈瓦德"新文明"的理想(见 Newton,1971)。


  这个田园城市模式并不完全是一个乌托邦,它以后或多或少地被一些支持者,也包括哈瓦德本人付诸实现。1902年一群商人便成立了"田园城市先驱有限公司",其中包括早期工业村的实践者W.H.Lever和George Cadbury,他们开始寻找合适土地,欲将田园城市理想付诸实现。第一个田园城市是伦敦以北35英里的Letchworth,只是面积比哈瓦德的理想模式少,仅3818英亩。建设过程十分艰难。以后于1920年,当时的田园城市和城镇规划协会,开始了第二个田园城市的建设,其规划形式采用了更为规则、几何的方式,可以称为是田园城市的美化形式(与城市美化相对应)(Hall,1997)。反映了当时的审美观。名为"Welwyn田园城市",当然也是困难重重,尽管如此,它却有了更为美化的形象,吸引了中产阶级入住,多少实现了田园理想。特别是二战以后,英国新镇法(New Towns Act,1946年)的颁布,使Letchworth和Welwyn两个田园城市最终得以基本按哈瓦得的理想实现。而此时,汽车的迅速发展和郊区化的推进,使"田园城市"的理想最终被"花园郊区"(Garden Suburb)的现实所取代。   


5.3花园郊区:汽车连接自然、工作及生居住场所  

  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同时,随着城市居住环境的恶化,郊区化也在稍稍地进行着,首先是富有者的乡间别墅,接着是通往郊区的铁路和公路把城里人输往郊外居住。而汽车和郊区化最终毁灭或歪曲了田园城市的美妙图景, 花园郊区(Garden Suburb)被误以为就是田园城市(图2-1)。与田园城市不同的是,郊区化过程主要是居住的郊外扩散,而田园城市是一个有边界,有限面积和人口,将生活、工作和娱乐融为一体的城乡统一体。田园城市是基于铁路和步行,而郊区城市(Suburban City)或花园郊区则是基于汽车的。但两者在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它们都反映人们回归自然的理想(图2-2)。图2-1花园郊区(Garden Suburb)被误以为就是田园城市,美国加州Irvine的模范花园式社区Woodbridge 图2-2汽车和高速公路连接自然、工作及居住场所。   


  一般认为,大规模的郊区化起始于美国,它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和基础:  


  第一是汽车和道路网的发展;  


  第二是用地功能分区的实行,而使均一化的居住区得以形成;  


  第三是住房代款和工厂化生产的低价单家住宅的发展;  


  第四是50年代美国婴儿潮带来的对住宅需求的急速增长。  


  而其中最为主要的原因是汽车的普及和美国高速公路网的建设。美国1956年州际高速公路法(Interstate Highway Act),使稍稍进行着的郊区化进程加速,并给城市和郊区景观带来了巨大而深刻的改变。州际高速公路法确立了以汽车作为基本交通工具的出行模式,从而使公共交通几乎被置于死地、铁路被毁。郊区化以牺牲郊野地为代价向外扩展,同时城市公共空间和步行空间的退化。不经几年,郊区化就导致了新的城市形态的形成,即郊区城市(Suburban City)。这一新的城市形态具有两极化的特征:郊区-城里,居住区-工作区,富人区-穷人区。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在一个城市综合体中出现了两极分化。尤其是工作场所与居住场所的分离,是郊区化带给西方人的新的困惑。一方面,为了追求郊外优美的树林、草地、田园景色和新鲜空气,使他们渴望、并实现了在自然中居住的梦想,而另一方面,为了维持和达到这种居住环境,又不得不每天驱车30分钟、甚至1~2小时到城里上班,仍然是早出晚归。早上从空调的郊外卧室起来,钻入开着同样空调的汽车,来到同样恒温空调的办公室上班,然后在有同样空调的餐厅吃午饭,再回到办公室,晚上再回到离开一天的家。而每天都要忍受高速公路上的噪音,和堵车的烦脑。呜呼,一个美丽的郊外家园,却空有其屋,主人真正能在其中欣赏居住的时间几何,自然美景又为谁而设。其结果是:白天,一个寂寞的郊区花园;晚上,则是一个鬼域城区。郊区化城市的两极就是这么的分明。即使在闲暇时间里,他们会到空调的购物中心去购物或到空调的影院渡过一天,而离自然却同样遥远。郊区化的结果,因此带来了许多问题: 

 

  第一是城市中丰富的社会生活丧失。由于空间的隔离和时间的限制,人与人之间交往减少,邻里关系淡化,正如有学者所说的汽车代替了房子,而电视代替了城市。单家独立住宅成了一个核心,汽车将房子延伸到了城市,而电视则将城市及其文化延伸到了家中(Gandelson, 1999,P32)。最终汽车也成为了房子(如移动房屋)(图2-3),而电视机则变成了城市,因为电视最终使人们化费了太多的时间,已至于没有时间进城,或进行社会交往。 

 

  第二、摊大饼式的城市郊区化,使田园景观之美丧失殆尽。郊区化也是一种经济上、资源上的浪费。它浪费土地,增加通勤时间,提高服务费用。尤其是郊区化的城市缺乏传统城市的秩序与形式,每栋住宅都是独立的,因而缺乏景观的整体感和统一美。单调的路网、千篇一律的建筑立面,令人感到枯燥无味(俞孔坚,1998)。   


图2-3 汽车变成房子:可移动房屋   


  总之,郊区化意味着新的住宅区将越来越远离工作地点,远离就业机会。同样,居民将日益远离购物中心,远离学校,也远离娱乐和文化设施。汽车化、对自然环境追求和个人主义,导致了人们最终失去了工作的自由和娱乐的自由,因而也失去了生活的自由,同时也丧失了自然。这就导致了另一个居住-生活-工作模式的发展,这就是所谓的城市外的城市或"边缘城",或"外泄城"(X-urkan, Gandelson,1999)的出现。    


5.4 外泄城:城市的溶解和自然-工作-生活的新整合  

  新的城市组织重构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随着服务性行业特别是全球一体化的金融业的发展而加速。而在80年代出现了飞跃,这种城市组织重构的一个典型现象是办公园区(Office Campuses, Office Park)的出现,它抹去了郊区化城市中的郊区与中心城市之间的明显界线(图 2-4)。城市中的大公司向地价更为便宜的郊区迁移,或兴办二级办公场所,从而使在郊区的居民有了更为方便的就业机会。二战以后的郊区,原来都是纯一色的居民区,而现代则间杂地分布了一些办公园区,购物中心,娱乐中心,从而使郊区的新居民们可以就近工作,购物和娱乐(图 2-5)。这一变化又定义了一个新的城市格局,一个低密度和完全依靠汽车的景观格局。城市的工作、娱乐和生活服务设施走出城市(X-urbia),插入已经存在的郊区化城市,美国大地成为一个巨形的城市化领地。除了办公园区外,新的住宅区,新的企业园区在地价更为便宜的郊区化城市的外缘发展,而汽车的可达性仍然是这些发展的重要条件。   


图 2-4 城市的外泄:花园郊区中的金融业办公园区(美国加州)   

图 2-5城市的外泄:花园郊区中的综合娱乐场所将50~60年代的散布的郊区化城市疑结成多个聚核型的城市(美国加州)   


  这些外泄的城市组团在某种程度上已与核心城区相独立。另一方面,旧城区中心地带的轻工业区通过改造更新,也正经历着转变。在城市中心的住宅建筑进行着空心化的同时,轻工业区的建筑与环境得到了改善并变为新的居住区,或新的办公区,这便是第一代新技术企业园区或办公园区。随之,新的购物中心和娱乐中心也因之兴建。也就是说城市中心地带衰退的社区和轻工业区的改造、更新,同基于汽车的城市外泄化过程是同时进行的。市中心的最为典型的景观变化是办公楼群和周围大面积的停车场的出现,高架步行道将办公楼联系起来,郊外公路直通楼下,以方便城外居住的上班族进城、停车。而在郊区的低密度区,分布着低层的由城市外泄的办公园区(这也是第一代现代办公园区的一种类型)。"外泄城"在内容上和功能补充了郊区化城市、也补充了城市中心的不足,如大型娱乐和旅游设施进入城市,并最终把城市也变成了娱乐公园的一部分或背景。城市在溶解、在更新和改造的同时,留下来的是一些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建筑和空间,而具有了新的功能。  


  20世纪90年代的城市外泄是通过郊区城市的内容及功能区的凝结而形成的。如工作场所及娱乐场所的疑结,它们在邻近已经存在的郊外居住区定位。办公园区和综合娱乐场所、多映厅电影院将等50~60年代的散布的郊区化城市疑结成多个聚核型的城市(图 2-5)。郊区化城市的基质并没有改变,只是变得老化而开始衰退。  


  如果说汽车把工业时代的人们带到了郊区,而电视机又把城市延伸到郊区的每个独立家居;那么,后工业时代的"外泄城"除了减少了通勤时间、并使娱乐设施近更接近居住和工作场所外,还让计算机和网络将世界延伸入家中。  


  "外泄城"在满足人的自然与居住、工作和娱乐协调化的欲望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然而当"外泄城"或边缘城正在发展时,信息技术又带来了新的机会,计算机和因特网将使人们的欲望在新的层次上加以实现,这意味着新的城市景观格局的出现,即所谓的网络景观(E-topia)(Mitchel 2000)、"信息城"或"比特城"(City of Bits)( (Mitchel 1995)。高新技术园或企业园、或现代办公园区正是在这样的历史和城市景观发展背景下形成,也只有在这种背景才能对现代生活和工作场所的景观规划设计有所理解,也只有在这样新的社会和经济背景下,才有可能理解景观设计学科的内涵和歪延。   


6 从工业园到高科技园:现代企业园的演变   


  在上述社会发展与城市形态发展的大背景下,作为城市和大地景观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更为微观的尺度上,企业园的发展也经历了内容和形态方面的演变。这一演变实际上沿两条轴线进行,一条轴是企业性质,企业逐渐从低技术含量的轻工业向高技术企业演变;第二条轴是形态和结构,从小规模单一的生产型基地向大型的集生产、生活和娱乐为一体的综合体演变。企业园的早期模式可以追溯到欧文、Salt及Cadbury等人的工人社区、工业村,稍后的田园城市。二战在即和战争期间,出于战备考虑,英美诸国将工厂从城市向郊区迁移,形成工业园(Industrial Park)。50-60年代也中国大陆也有类似的经历。二战之后,由于城市土地和税负的加大,进一步促进了企业的外迁。参照Phillips (1993)的分类方式,二战之后现代企业园的演变可分为五个阶段。   


6.1 工业园――第一代企业园区:生产与居住分离  

  现代的企业园是由工业园直接发展而来的,这些工业基地一般分布在靠近城镇的边缘,由一群建筑组成,多半用于轻工业生产和零配件加工以及仓储。  


  在这样的工业基地,正如中国各地的早期开发区一样,将地块划分,要么招商引资,修建厂房;要么由地产开发商或当地政府预建厂房,然后将其租赁给生产商。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开发区的建筑档次是很低的,死板的地块划分和路网布局,几乎没有什么景观设计。但它们对解决社区就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因而在英美得到大力发展。从内容上讲,第一代的企业园区是基于工业而不是基于研究和商业及办公的(Phillips,1993)。    


6.2 近矫企业加社区:第二代企业园  

  传统企业及办公区是城市历史和发展的结果,社区生活有机地融于城市生活网络之中。在市中心,咖啡店、酒吧、各类体育和娱乐会馆、银行及商店相互依存,服务于早起晚归的上班族的生活。没有这些生活服务设施,没有生活社区,办公区将是白天白领人士出入,夜晚则如同鬼域。而与此同时,和工作场所相分离的大量郊外居住区却缺乏方便的服务设施。这就是50~70年代期间美国和欧洲郊区化的教训,也是第一代产业园区发展的教训。基于这种教训,开发商和规划设计师们试图将市区的社区生活与企业及办公场所相结合,而形成新的社区环境。第二代产业园往往规模不大,就业人口规模尚不足以承受大型的休闲和娱乐设施以及大面积的绿地,但它已能够形成自我维持的、具有良好社会结构和认同感的城市单元。第二代产业园区不是将自己孤立于大城市之外,而是填充在一些在城市郊区已建成的居住社区之间,从而使郊区化过程中被分离和孤立的,缺乏服务设施和就业机会的郊区得以繁荣起来。它们同时利用产业更新的机会,将原来的轻工业基地重新发展和改造。它们一般分布在高速公路与居住社区相连接的出口地段,最具典型性的是南加州尔湾的产业带(Irvine Spectrum),一系列带有研究性的企业园分布在高速干道的两侧(图2-7)。在区位上,第二代"园区"在很大程度上依托城市的公共交通系统,期望园区员工能通过公交车、自行车和汽车从附近社区来上班。这实际上是一个城市外泄的过程,与上节所述的"花园郊区"发展的晚期和"城外城"形成的早期阶段相对应。   


图 2-7 南加州产业带景观    


6.3 远郊开发:第三代企业园区  

  以往企业园区的成功使得企业园的发展需要更大的空间和扩展余地,而这在城市边界范围内是很难满足的,这就导致了第三代园区的产生。这一代企业园无论在规模、区位及密度上都有了深刻的变化。园区规模的扩大和近郊廉价土地资源的减少,最终使园区向远郊区发展,并摆脱了对公共交通系统的依赖,而主要依赖私人汽车交通。规模决定区位,区位又决定交通方式,而交通方式最终影响建筑密度。在英美一些国家里,在大城市远郊发展的园区,建筑基面只占20~30%。园区的内容已远远超过"产业"或"企业"本身;大型的娱乐休闲设施如高尔夫球场、跑马场、田径运动场、娱乐城;大型的绿地及环境保护区也可以随之形成。在一个较大的规模上,园区不但为企业,也为公众和社会创造了良好的生活和娱乐条件,更为重要的是,它为高科技产业所必须的创新环境的形成创造了一个理想的景观和氛围(图2-8)。    


6.4 高科技城:第四代企业园区  

  第三代园区一般在一个新城的外围,在城市土地利用规划和功能分区规划的工业区或商业区中发展起来的,而第四代园区则本身包含着综合的土地利用,是一个多功能的综合体,可能包括居住、商贸、教育、休闲娱乐等等。它本身就是一个城市或称为高科技城(High-technology Village)。这是由于研发性的科技和生产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城有足够的人口,可以实现自给自足,满足生产、生活和娱乐的一切需要(图-7)。  


  图2-7 硅谷高科技城景观对近郊或高速公路口发展起来的第二代产业园区来说,园区与周围邻近社区的关系是一种先决条件,而在第四代产业园区内这种关系并不需要存在。必须强调的是,三、四个阶段企业园区是一种基于物质规划和设计概念上的分类。是一种就开发项目所作的归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园区发展的一个进化历程,这对于园区本身的规划设计的思考和认识过程,是有参考价值的,它们在一个区域内,包括硅谷和南加州地区同时存在。   


结语:以人为本的景观演绎历程及其对景观设计的含义  

 

  人类生活的景观,实际上是人类的欲望在大地上投影,Jackson则把它当作人类社区生活的副产品(1984, p8)。人类在不断地为实现某种欲望而改造和创造景观,直至其实现了这种欲望后,新的更高级的欲望又引诱他去追求、去发明新的技术、采用新的生活和居住方式,从而在大地上写下新的景观。这可以被认为是人类个体和社会进步的轨迹。从田园,到花园,到公园,直到高科技企业园,都充分反映了人类在技术进步的帮助下,不断实现自我欲望的历程。农业时代,田园景观基本上满足了人的生存需要,但有很大程度上受约于大自然,人是土地上的奴隶。只有少数贵族能摆脱与自然的搏斗,而用审美的眼光来看待自然的山水和生物,并把栽培和训养作为一种休闲和娱乐活动,这导致了花园的出现。花园使贵族的居住、休闲及娱乐得以与自然完美地结合,但这种生活方式并不能为广大劳动者所享有。工业时代早期,向往贵族的城市生活,使大量农民涌入城市,结果人们实现了摆脱自然力的欲望,却同时留恋自然,感觉到离不开自然,因此,人们把自然的一小块引入了城市,在这块自然中实现了娱乐和休闲的欲望,这便导致了公园的出现。出于同样的目的,同时借助于火车和铁路,人们设计了田园城市,以满足人的生存、自然、休闲娱乐及社会交往的需要。  


  但好景不长,汽车的普及,使人类追求自由的欲望恶性膨胀,因而出现了郊区化城市景观。汽车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人们实现了居住与自然的结合,但却是以长时间的驱车来换取生存所需的工作场所与居住、休闲娱乐场所及自然之间的联系。结果牺牲了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机会、失去了城市生活、并实际上破坏了自然环境。后工业时代,为补充工业化时代郊区化城市景观在满足人们近自然而居欲望的前提下,将城市的工作场所和休闲娱乐设施外泄入郊区,从而形成了边缘城市或"外泄城"。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居住-自然-工作-交流-娱乐"的和谐。


  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和城市发展背景下,企业园逐渐从工业生产型的基地,发展为研发性的高科技企业为主体的、以创新为生命和以人为本的高技术中心。从单一的生产功能,发展到融工作、生活、娱乐、社区、交流为一体的功能综合体,和自然与人文有机结合的景观综合体。  


  然而,新一轮的技术革命即网络时代的到来,又将这一暂时平衡的景观打破,这将使人们的生活更加自由。未来的生活景观中,网络技术将把工作场所延伸入居住场所之中,居住-自然-娱乐场所将更加紧密地在物理空间上联系在一起,而工作场所进一步淡化,不妨可称之为工作场所的溶解:溶入自然之中、家居之中和休闲娱乐之中。但网络技术并不能完全取代人面对面的交流的需要。因此,合作和交流场所仍将存在,只是会与自然及休闲环境更加融合.工作、生活、休闲、娱乐同自然的高度融合正是未来景观演绎的一个可预见的趋势。而闯造这样的景观综合体,景观设计师应最有资格和义务,对此,我们是否有所准备。 


图题:图2-1花园郊区(Garden Suburb)被误以为就是田园城市,美国加州Irvine的模范花园式社区Woodbridge 图2-2汽车和高速公路连接自然、工作及居住场所。图2-3 汽车变成房子:可移动房屋图 2-4 城市的外泄:花园郊区中的金融业办公园区(美国加州) 图 2-5城市的外泄:花园郊区中综合娱乐和购物场所将50~60年代的散布的郊区化城市疑结成多个聚核型的城市图 2-6南加州产业带图2-7 硅谷高科技城景观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看不清,请刷新

读者评论

  • tataziya2006-03-29 17:10
    看来作者对城市景观设计都比较有研究啊,很有启发,多谢!
加载更多